三個星期前得了一次感冒,鼻水流不停,又因為連續幾天沒睡好,頭痛得要命,也分不清是感冒或是睡眠不足引起的,腦袋裡像是被血管不斷地抽打,還是整天戴著口罩怕傳染給兩個小孩。當天晚上頭痛讓我輾轉難眠,在百般掙扎下,我吃了感冒藥,一想到接下來的幾天不能餵平平喝奶,在吃藥的當下,我居然有一種想哭的衝動。

 

其實斷奶這件事一直盤旋在我腦海中,天平的一端告訴我,一定要像貫子一樣至少撐到一歲後,這樣才公平,另一端卻告訴我,餵配方奶半夜不用頻頻被中斷睡眠,或許平平更早就能一覺到天亮,從他兩個月第一次開封配方奶的那一刻,其實這端的天平比重已經重些了,我的身體或許也感受到我的意識,再加上五個月開始,平平每個星期會到外婆家住幾天,乳汁就像害羞的天使,一去,就不再回來。

 

為此,我常常自責,無法給兩個小孩同等的對待,但什麼是公平?最基本的連生給他們的長相都不同了,帶他們的環境和背景也不同,以前專心一意只帶貫子,再怎麼累都無怨無悔,現在同時帶兩個小孩,就算想給平平同樣無怨無悔的對待,身體狀況也不再允許了,很難應付半夜頻頻夜奶外加早上七、八點就得起床,一整天可能再也無法補眠的痛苦,漸漸的,對於配方奶不再這麼仇視,甚至愈來愈覺得,平平因為接受餵配方奶,也不再限定只有我一人可以照顧他,這麼輕鬆的感覺終於戰勝了罪惡感。

 

這三個星期來平平的夜奶狀況真的有改善,瓶餵一定可以撐四、五個小時才醒來,而且一醒來是真的餓而不是想找媽媽的乳房當安撫奶嘴,現在半夜一喝完奶馬上倒頭大睡,連奶嘴都不用了,有時我起不來還是側躺著親餵,結果就是二個小時後他一定會再度餓醒,弄得我睡眠被中斷更多次,所以都乖乖瓶餵配方奶。雖然如此,睡前為了讓他快點入睡,還是會讓他吸乳房當作安慰,原本吸著奶嘴躺在床上滾來滾去睡不著,只要一抱過來側躺吸奶,很快就進入夢鄉,現在乳房的功能只剩安撫了。

 

這幾天試著讓平平不吸著我的奶入睡,以奶嘴代勞,由於他睡著之前已經累到沒力抗爭,所以叫不到幾分鐘還是認命吸著奶嘴睡了,因為他的睡前儀式就是「玩」,玩到電力只剩最後一秒鐘,才願意爬到大人腿邊哎哎叫,一抱起來就差不多可以睡了,所以有時連奶嘴都不需要,他已經累到自動昏倒,在任何人身上都能睡著,這也是他的隨和之處。

 

今天應該是值得寫出來的一天,因為平平不願意吸我的乳房了。這兩天沒讓他吸奶,下午奶有些漲抱他過來吸,沒想到他一接觸到乳頭馬上露出嫌棄的表情,試了兩、三次都一樣,後來他寧願不吃了,轉身想逃走,我只好乖乖去擠奶,他一看到奶瓶馬上吵著要喝奶,擠出來的120毫升根本不夠,再補了60給他,看來,奶是徹底要斷了。晚上又發生了一件沒有過的事,下午一點半醒來到七點才讓他睡,我一樣拿奶嘴給他,一放到床上,我都沒來得及躺下來陪睡、拍背,看他動沒幾下就睡著了,可見有多累,可見有多會撐!真符合我們家小孩的特性!

 

試試看明天他是否一樣不用陪睡就能自行入睡,希望一覺到天亮的那天早日來臨。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mijukiyang 的頭像
mijukiyang

艾琳的小地盤

mijuki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