昨天,六月六日端午節,貫子終於從國泰醫院出院了,住院日期共計四天,診斷證明書的病名是:1、支氣管肺炎。2、急性中耳炎。3、急性鼻竇炎。

這次住院,我是有些自責的,原因是他的鼻涕倒流已經拖了至少兩個月,四月二十八日貫子第一次發燒加嘔吐,我們當天帶到黃紹基診所看診,醫師只說是腸胃型感冒,隔天貫子仍高燒加嘔吐,下午我就帶到馬偕看醫生,醫生說肺部的情況還好,但喉嚨的鼻涕倒流嚴重且呈黏稠狀,懷疑是鼻竇炎,照了鼻部X光確診,只好乖乖讓貫子吃安滅菌抗生素,接著就近至黃紹基診所回診,抗生素吃滿十二天共六瓶,鼻水倒流症狀果然完全消失,正當感到欣喜時,三天後,一模一樣的清喉嚨、鼻水倒流小咳又開始了,由於不嚴重,我一直拖著沒帶去吃西藥治療,其實也是有原因的。

從去年十二月結束貫子的幼稚園中班課程開始,我們決定長期看中醫,尋求體質改善之道,我一直希望小孩少吃西藥,把它當成毒藥一樣避而遠之,能藉由中藥自然痊癒,縱使馮曄醫師曾說,急症就要看西醫,雙管齊下治療,我仍然覺得鼻涕倒流的症狀應不算「急症」,中藥的效果本來就沒那麼明顯,抱著姑且一試的心態,除非發燒狂咳我才勉強帶去看西醫,說也奇怪,這近半年來,中間兩個小孩在天冷時只感冒過幾次,中西藥合併用藥的時程不超過一個星期就會痊癒,小平這幾個月體質明顯改善,過敏症狀大幅改善,有一次出現透明鼻水,兩天後居然自動消失無蹤,反倒是貫子這兩個月的鼻涕倒流、夜咳問題沒有斷過,我仍把希望放在中藥上,希望貫子也能跟小平一樣,藉由中藥讓身體主動調整過來。

因此,上一次抗生素療程結束後又出現同樣症狀時,我就一直抱著這樣的心態,三個星期後我們覺得貫子的夜咳頻率增高,決定帶到黃紹基診所看診,由於症狀跟上次一樣且相隔不到一個月,醫生同樣當鼻竇炎處理,立刻開了安滅菌,但兩天後貫子開始高燒近四十度加嘔吐,回診時發現他的扁桃腺不但發炎且化膿有血絲,塞劑的效果只能維持六個小時,到隔天上午仍高燒不退,我們決定直接送國泰急診。

上次貫子住院是去年八月,他對這裡似乎依稀有印象,到院時體溫已四十度多,我先幫他用塞劑,醫生再幫他抽血檢查,我直接套用上次醫生說的:先用手電筒照他的手,把裡面的蟲蟲抓出來。這次貫子的表現仍令人感動,扎針時不哭連眉頭都沒皺,因為高燒到有些脫水,血液太稠流不出來,抽小小的四、五管血就耗了十幾分鐘,護士也幫忙一直按壓他的手臂讓血液流出,這次他沒有催促怎麼那麼久,還能跟醫生護士聊天,說他沒上幼稚園但每天都有課,看來剛剛塞劑藥效出現了。抽完血之後接上點滴等候報告,報告出來情況果然很不妙,發炎指數高達9.5(去年貫子肺炎住院的發炎指數5.2(正常為0.5mg/dl以下)),不正常白血球的數量也很高,果然得住院了。

在等候病床的同時,慢慢退燒的貫子開始覺得餓,我先到外頭買些麵食,回來後看到護士急著找我,原來要幫貫子做抗生素過敏皮下注射測試,需要我的協助,為何護士覺得需要我,因為這個測試是施打少量抗生素於皮下,看看會不會過敏紅腫,本來打針不哭的小孩,遇到這一關很難不掉眼淚,因為實在很痛,這次貫子還是沒哭,但看得出來表情明顯很痛苦,事後問他會不會痛,他說:「會痛,但是我有忍耐」。

住院後先打第一線抗生素,下午五點半開始喊冷,果然又發高燒,還是先用塞劑退燒,退燒後食慾才恢復一些,醫師到病房會診時,我向她說明不久前的鼻竇炎病史,她聽診之後發現肺部有痰音,且咳嗽的聲音很沉,不太像單純的鼻涕倒流咳,她建議照胸部和鼻子X光,明天再請耳鼻喉科醫師看診。稍晚,貫子想推著點滴到病房走廊走走,直到晚上九點多外婆來看他,沒多久他就喊累,九點四十分進病房開始吸蒸氣拍痰療程,十點多爸比來接手照顧貫子,我回新店公婆家陪小平。

第二天

星期六,原打算帶小平去和爸比換班,沒想到一起床覺得痛頭難耐,愈演愈烈,中午痛到嘔吐,這種頭痛經驗兩、三個月會發生一次,我也有在看中醫調理,可能是這幾天睡眠不足太過勞累所致,但這次還伴隨四肢痠痛,體溫漸漸升高,傍晚已經躺在床上輾轉反側,全身筋骨痛到開始有些麻,央求公公帶我去醫院急診,希望趕快把病情壓制住,貫子昨天才住院,我怎麼能今天也倒下。

醫生施打退燒點滴,口服了一顆退燒藥,我的感覺跟到院時沒差太多,全身還是無力有些痠痛,頭痛的感覺仍然存在,體溫還是三十八度一,醫生只說是感冒,開了一顆退燒藥和胃藥就把我請出院,半夜十二點又回到新店,至少沒那麼難耐了,昏昏沉沉中入睡。

這天早上,貫子到耳鼻喉科看診,原來他不但有鼻竇炎,右耳也出現中耳炎,外加輕微支氣管肺炎,醫生換了第二線抗生素之後,早上再用一次塞劑,一直到晚上都沒再發燒了。

退燒時,拍照還笑得這麼燦爛

第三天

星期天,醒來仍然全身筋骨痛、頭痛和發燒,吞了一顆醫生開的消炎止痛退燒藥丸,一個多小時後才冒了一些汗,其他症狀完全沒有解除,下午一點,換爺爺到醫院照顧貫子,爸比載我和小平回家休息,回家前我要求再到附近候志龍診所拿藥,楊醫師說這種症狀應該是流感,開了抗病毒和肌肉抒緩、退燒、止痛藥,四點半迫不及待吃了藥,三個小時後才回到正常人的樣子,但只要藥效一過,痠痛和發燒就來了,真是厲害的病毒啊…今晚爸比可以在家休息,辛苦爺爺在醫院照顧貫子。

第四天

早上請我媽媽來家裡幫忙照顧小平,她除了料理午晚餐之外,還幫忙晾衣服、疊一整床堆積如山的衣服,我和小平午睡時,還幫忙拖家裡的地板,真的很感謝啊~

今天我仍然發燒中,第一次吃西藥吃得這麼準時,深怕藥效一過又開始全身痛和發燒。上午九點爸比出門到醫院接替爺爺,同時得知因為改抗生素後兩天都沒再發燒,貫子今天中午就可以出院了,本來說好貫子繼續留在爺爺奶奶家休息,畢竟我也還在病中還要照顧兩個三不五時會搶東西吵鬧的小孩,九點多跟小平一起上床睡覺,不知過了多久迷迷糊糊中聽到爸比回來的聲音,沒想到貫子也出現了,他還是吵著要回家,祈禱明天我不要再燒了,好能在家好好休息及伺候兩個小孩。

第五天

今天,早上兩個小孩七點多就醒來,半夜我曾爬起來吃了一包藥,早上整個精神不錯,只是開始喉嚨變得很痛且有點咳嗽,奶奶和外婆都打電話來問要不要到家裡幫忙,我覺得今天應該可以獨撐大局,結果早上十點又開始覺得身體怪怪的,一量,體溫又快三十八度,原來病毒還沒退呀~兩個小孩又開始搶畫筆、貼紙、樂器三不五時哭哭鬧鬧,很想開門請他們都出去,但想想慶幸的是小平沒有被我們的病毒影響,算是這場厄運中的大幸。

有經驗的媽媽告訴我,小孩生病是一個過程,不過對身在其中的我而言,要以平常心看待實在不太容易,中醫還是繼續看,我得打破對西藥的迷思,有小病還是得盡快讓西醫上場,這次可能是貫子的過敏鼻炎一直拖著沒好,再遇到病毒就無招架之力了,希望他能早點經歷這個所謂的「過程」。

 

後記:

寫完這篇網誌後,原來災難還沒結束,兩天後小平開始發燒,我也繼續發燒,幸好小平只燒三天,也只有輕微的咳嗽而已,我總共燒了六天。

 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mijukiyang 的頭像
mijukiyang

艾琳的小地盤

mijuki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