已經邁入三十七週了,

最近尾椎部位的酸痛加劇,

每天睡覺都覺得是一種酷刑,

左側右側怎麼睡就是酸到不行,

翻身困難肚子動不動就硬,

起個身、下床或角度不對,

左大腿的某條筋就像被電擊一樣痛到不良於行,

有時貫子半夜突然醒來大叫一聲「媽咪」,

我又得拖著疼痛的身軀緩慢爬下床抱著他陪睡到天明。

 

半夜必定起床上廁所兩次,

就算睡前沒喝水也一樣這麼幸運,

下床、走路、坐上馬桶三個步驟而已,

照樣舉步維艱,整個尾椎痛到不行,

到底哪來那麼多尿?坐上馬桶心裡開始咒罵自己。

早上起床也得跟貫子奮戰,

睡不飽情緒很糟哭著要我抱,

一抱就要十幾分鐘才願意回神清醒,

接著催他吃早餐、換衣服之後,

有百分之九十五的機率就是便便來襲,

得再挺著大肚子幫他洗屁屁、包尿布、穿褲子,

這些動作平常再簡單不過,

但頂個肚子在前面就是說不出的難以運行,

三不五時宮縮一下,我就不能走也不能坐小板凳,

行動得暫停或放緩,還得不時看時鐘又快遲到來不及,

只好心裡著急但卻無能為力。

 


幸好他上學已經不哭了,沒再多一件令人傷神的事,

真不知別人大肚子是怎麼帶孩子、做家事兼煮飯,

我只能學著很多事放寬標準當作看不見,

自己才不會累到不行。

 

雖然安慰自己這樣的日子再不過兩週應該會結束,

可以到月子中心好好休息整個月餘,

但回到家之後面對兩個小孩…

先不想了,免得影響心情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mijukiyang 的頭像
mijukiyang

艾琳的小地盤

mijuki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