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SC_0876.JPG Day8

終於在12/24當晚11點34分順利生產,兒子平平趕在平安夜出生了!

不知是我媽去宮裡求神幫忙的結果,還是平平也不想被催生,因為不想整個年假都在月子中心度過,我們本來已經決定12/25一早就到台安醫院催生,所以前一天送貫子去上學後,我特地到大賣場買菜,回家後把東西都準備好,我媽也在中午到家裡來,我把家裡的事情交待清楚,包括洗衣機、烘碗機、暖氣怎麼用,貫子在家有哪些習慣要配合等等,接著連午餐都沒吃就先去睡午覺,因為前一晚凌晨三點醒來就再也睡不著,精神很差,我媽在宮裡還求了一道符,燒成符水要給我喝,想說就寧可信其有吧!這輩子第一次喝符水,但如果真能如願今天就生,喝幾杯都可以。

睡了一個多小時而已,下午兩點半醒來想上廁所,但覺得肚子怪怪怪的開始有點不舒服,接著再躺回床上,不舒服感還是存在,沒有減緩的趨勢,這種感覺不太像假性陣痛,該不會是:我要生了!那道符真的有那麼神嗎?

躺到三點,可以感覺子宮頸部分的微微酸疼,我已經很確定這是陣痛的前兆,心裡真是又驚又喜,顧不得補眠不夠,趕快打電話通知老公,接著一想到生完後什麼都不能吃,趁肚子還沒真正痛起來,拿出早上特地買給自己吃的草莓,烤了兩片厚片吐司當下午茶,接著趕緊再檢視住院行李,請媽媽今晚帶貫子去馮曄中醫回診,此時,子宮頸疼痛的感覺愈來愈明顯,且每十分鐘左右就疼一次,以上一胎的經驗來看,這次是玩真的了。

下午五點多抵達醫院,老公去停車,因為這次我還能自己走路去掛號、搭電梯到五樓待產室,可能是我的表情看起來不是那麼痛苦,到了待產室櫃台,跟護士說我要待產,她還以為我要來催生,我才直接跟她說,我要生了,我的肚子已經在痛了,她才恍然大悟地去準備待產房儀器,並拿了生產服給我更換並留尿液檢驗。

走到廁所準備更衣時,陣痛時已經讓我必須停下腳步休息,護士內診一看,原來已開三、四公分了,這次陣痛沒像第一次那麼密集和疼痛就已經開這麼多,護士才趕緊加快速度打點滴、抗生素,並請住院醫師過來檢視。此時,我急急交待一定要打無痛分娩,請速速請麻醉醫師前來,因為我很怕像上次那樣,等驗血報告出來、醫師現身的時候,我已經開八公分痛到極緻了!

住院醫師說,我是第二胎,且現在子宮收縮頻率已經很密集,恐怕還是會來不及,且麻醉醫師也不是隨叫隨到,等他來的時候或許我也快生了。我聽了心想:完了,不會吧!此時回憶起上次陣痛到後來那種又哭又叫的模樣,很害怕歷史重演,還是央求他們還是請麻醉醫師來,無論如何我一定要打無痛!

六點多,護士跑來跟我說,我的運氣很好,麻醉醫師來了,她們也急急去催驗血報告,因為怕我的產程比較快,會先來幫我打無痛。很慶幸陣痛還在我能斯文忍受的範圍內,救星就來了,不到五分鐘,戴著綠色口罩的麻醉醫師進來,此時他在我眼中比上帝還偉大!

醫師請我配合作出身體蜷曲像蝦子一樣的動作,他會告知每一個步驟叫我不要緊張,但對針頭有莫名恐懼的我實在很難壓抑心中的慌張,護士安慰我:「放心啦!不會比妳肚子的痛來得痛」。上一胎打無痛時已經痛到不行,沒時間也沒心情害怕,只求他快點打,這次醫生還沒開始,我全身每一個細胞已經在戒備狀態。

醫師先在局部注射麻醉針,接著才會注射至硬脊髓膜外腔,當他預告「這針比較痛,吸口氣忍耐一下」時,我全身開始緊繃,針一打果然又叫了出來,身體也不自主動了一下,護士馬上警告我姿勢不能動,不然位置跑掉很危險,接著第二針感覺有麻麻的藥流入脊椎,我一直問「好了沒?好了沒?」跟貫子看醫生時說的話一模一樣,只希望快點結束打針的恐慌心情,護士在一旁還不忘虧我幾句:「肚子痛都能忍這麼久,怎麼這麼怕打針啊!」

打完針後留置一條軟管連接控制藥量的按鈕,當我感覺開始疼痛時可自行增加藥量,醫師特別告訴我,稍微有感覺疼痛時就要增加藥量,不用忍耐,因為麻醉藥不會立刻作用,太晚按鈕會來不及抑制疼痛,所以我稍一有感覺就按鈕,覺得這次把無痛分娩的麻藥運用得淋漓盡致,尤其愈到後來,我可以感覺整個子宮收縮得很緊繃、很劇烈,但一點疼痛都沒有,每一次的子宮收縮,我體驗著這種「舒適」的陣痛時,都想跪下來感謝發明無痛分娩的人。

躺在床上,開始悠閒地跟老公聊天,一直到晚上九點,護士再度內診,子宮頸才開到六公分,進度好像慢了點?護士說要到廁所解尿,因為打麻藥的關係,要請老公扶著我走。一下床,只是覺得雙腿麻麻的,的確比較無力,進到廁所關上門,自己要坐上馬桶時,突然雙腳一攤,整個人跌坐在地上,沒想到麻藥的威力真的這麼厲害,此時老公趕快進來扶我完成上廁所的任務,再回去繼續努力等待。

DSC_0826.JPG 打了無痛之後才有心情叫老公拍照留念,還笑得出來呢

等到護士又進來內診時,告知可以開始用力了,但是極度睡眠不足加飢餓的我,早已體力透支,感到非常疲倦、眼皮沉重,連用力的力氣都沒有,努力了一個小時,中途有兩、三個不同的護士進來,用手撐開子宮頸再叫我用力,不到幾次,突然覺得羊水緩緩流出,心想太好了,總算有點進展了。

過一會兒,護士又進來叫我換個姿勢側躺用力,用力了一陣子,我感到子宮頸有一股壓力,真怕會不會一用力就把小孩擠出來了?叫老公請護士進來檢查,她說還差一些,而且小孩不太可能自己用力就生出來,我心中納悶,那以前的人都怎麼自己生小孩?此時我的體溫已經三十七點七度,護士說我快發燒了,要加把勁,如果還不行,問我能不能接受醫生用真空吸引協助生產,我一聽,當然不能接受,馬上使出最後一絲力氣拚命用力,就怕到時生不出來怎麼辦?

十一點,護士再度進來協助用力,她說子宮頸已經全開了,還差一點點就可以看到胎頭,結果別的護士說我的是第二胎,她才知道應該送我進產房了,到產房再用力即可,其實她已經看到寶寶的頭髮了。

護士催促老公換上無菌衣,大家七手八腳把我推進產房,就定位之後,今天的值班醫師陳思銘出現,他一進來就用兩手拍了我的腳說:「聖誕快樂!」果然是很會耍寶的醫生。不到一分鐘子宮開始收縮,我吸一口氣,開始配合用力,護士也幫忙壓我的肚子,才一口氣,大家就說:「快了快了,加油!」在我還來不及吐氣再吸下一口氣時,平平就出生了!這…也太快了點吧!老公還來不及喬攝影的角度,平平就跑出來了,所以這次開始拍攝的時候,平平已經在醫生手上了。

接著立刻聽到醫生驚呼:「你好皮呀你,繞三圈,你太強了!」護士也在一旁驚呼:「好長喔!」,醫生接著說:「還好夠長」,我看到他捉著平平繞了三圈半,把臍帶甩開,接著才交給護士整理,我們嚇了一跳,是臍帶繞頸,幸好平平趕快出生。由於只套一件生產衣躺在產檯上,我冷得全身發抖,所以一直擔心全身光溜溜的平平會被冷到,叫護士們快點幫他包上包巾,她們先是把平平抱到我胸前讓他熟悉媽媽的味道並試著吸吮。

DSC_0831.JPG  平平整理好之後,立刻就讓他趴在我胸前學習吸吮

DSC_0835.JPG 

這次不忘請護士幫我們合照

我細細地看著他,首先映入眼簾的是他滿頭烏黑的頭髮,連耳朵、背後都佈滿細毛,兩道雙眼皮非常明顯,這些都是跟貫子很不同的地方,唯一一樣的是耳朵還是像我,耳垂大而圓潤。我覺得下巴、嘴巴、人中部位還是像老公,但整個輪廓看起來跟貫子長得不太相同,平平應該是個綜合體吧!

這次生產歷經了九個小時,只比生貫子時快了一個小時,但過程中少痛了很多,歸功於老公不顧一切丟下公司的事快速送我到醫院,麻醉醫師很碰巧的及時趕到,且在我沒指定醫師的情況下,今天的值班醫師剛好是陳思銘,也是當初想找他產檢的好醫師之一,更慶幸的是平平雖臍帶繞頸三圈仍平安出生,一切的順利,我想,是平平帶來的幸運,選在平安夜出生的平平,歡迎加入我們的家庭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mijukiyang 的頭像
mijukiyang

艾琳的小地盤

mijuki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7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