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終於下定決心,讓貫子休學了,這是一個多星期反覆思索後,最艱難的決定。

大家都知道,剛開始上學一定會有「常生病」的陣痛期,貫子二歲半時就曾經歷過,那時我懷著小平,心想讓貫子去上學可以減輕我的負擔,結果換來咳嗽、吃藥兩個月不曾停過,半夜頻頻咳醒,身心俱疲,終於在我生產的當天,外婆答應幫忙帶貫子,結束兩個月的學校生活,那次我們也決定,讓他四歲再去上學,抵抗力或許會好一些。

四歲了,到了上中班的年齡,選了這所內外環境皆優的學校,每天來回接送,開車總共三十公里、四十分鐘,看他適應良好,每天在學校吃得好、睡得好,距離遠一點也不是問題,且送他上學後,天氣好可以帶著小平在綠草如茵的校園四處穿梭,很是悠閒。

但好景不常,延後入學的貫子上學一個星期(9月27日),如期中獎,感冒了,十天後鼻水咳嗽都還沒停,又發燒了,扁桃腺發炎(10月6日),且常常喊肚子痛,兩天後(10月8日)晚上狂拉五、六次,接著兩天後還吐了(10月10日),隔天上午趕快帶到新光看腸胃科醫師,醫生說他的腸胃沒問題,但肺部的痰很嚴重,反而開了一堆止咳化痰的藥給我,下午又趕到春田看診,醫生說他已經演變成肺炎,要吃抗生素了,難怪他這幾天精神非常不好,每天都想躺著休息,也因此,這個星期跟學校請了假。

一個多星期後痊癒了,再一個星期後的半夜,又發燒了!(10月24日)隔天到春田看診,高燒到三十九度半,診斷為流感,還會再燒三天。

幾天後,換小平發高燒(10月28日),正是我們到礁溪出遊的前一日。

由於是爸比的員工旅遊無法取消,我們帶著退燒藥水自行開車前往,住在期盼中的老爺酒店,卻整晚都在擔心小平的三十九度高燒,沒有遊玩的興緻。

回來後帶到附近診所看診(10月31日),被診斷為中耳炎,服用抗生素十到十四天。

小平吃藥至11月16日,咳嗽終於停了,心中的大石才剛放下,四天後他又開始劇烈夜咳。

星期一(11月22日)正要帶小平到春田看診,凌晨貫子又發燒了!三十八度二,隔天狂睡到十點,我們決定先觀察,所以讓小平先到春田看診,沒想到這次吃了藥不但沒效,幾天後連白天都咳得嚴重,吃東西更是咳到快吐。

就在小平狂咳、貫子的發燒還沒查出原因,11月25日貫子又燒了,當天下午我帶到長庚耳鼻喉科看診,醫生開了黴漿菌的抗生素"日舒"給他吃。

照理說吃了對的抗生素不會再燒,所以三天後(11月28日)貫子又發燒時,早上正好帶小平到大同耳鼻喉科看診,醫生一聽貫子的症狀,建議我們到大醫院檢查比較好,我們就近去了馬偕,X光一照,果然又是肺炎,沒有到住院的程度,換了一種肺炎璉球菌的抗生素服用,再觀察幾天。而小平在大同被診斷是支氣管發炎,也先領藥回家吃,沒想到,當天晚上小平也發燒了!

11月30日,上午帶小平到大同回診,醫生看到他的耳朵又發炎了,判定發燒應是中耳炎引起,又是領了藥再觀察。下午換貫子到馬偕回診,幸好他換了抗生素後狀況穩定不再發燒,繼續吃藥一星期回診。

貫子沒大礙,小平的狀況開始令人擔心,因為兩天後(12月2日)回診他仍發燒,老院長仔細看了耳朵,覺得不足以嚴重到吃了藥還在發燒,所以這個燒不是耳朵引起,當晚他開始高燒(三十九度),我們覺得得轉戰醫院做檢查了。隔天(12月3日)爸比特地請假在家陪貫子,我帶小平到馬偕看診,X光一照,果然他也得肺炎了,而且狀況比貫子嚴重,由於小平退燒後精神尚佳,食慾也還可以,醫生開了和貫子一樣的抗生素,讓我們再多觀察幾天。

隔天(12月4日)小平繼續發燒,距離他第一次發燒已經一個星期了,我們怎會不著急,又帶到馬偕讓另一位醫師看看,吃了抗生素又這樣發燒是否正常,醫生也是給同樣的答案。

今天已經12月6日了,他雖然沒再發燒,但體溫也不算正常,一直在三十七度半左右,今天白天又開始猛乾咳加狂流透明鼻水,我們已經快不知所措了。

別人來看,都說生病是孩子上學的必經之路,是過渡期,是建立身體抗體熟悉病毒的新兵訓練期,但沒有親身經歷近一個月的每個夜晚都被小孩的劇烈咳嗽聲驚醒,忙著量體溫、擦鼻涕、倒水、餵藥、拍痰,以致一夜無法成眠,痊癒之期總覺遙遙無期,這種煎熬,又豈是一句「剛上學的小孩都會這樣」能帶過。小平年紀尚小,這個星期受肺炎侵襲,每個晚上變本加厲非得躺在我身上才睡得著,一放到枕頭不到十分鐘就哭著醒來,整天動輒哭鬧要我抱,小孩痛苦大人又何嘗好過。

帶著兩個咳嗽的小孩,任何社交活動都無法參加,這半個月來,連每週兩次我最期待的舞蹈瑜加也得忍痛放棄,上學至今二個半月,跑醫院、診所的次數總共二十次,其中包括高價自費的春田耳鼻喉科,更是從貫子八月肺炎之後,兩個小孩就固定看診,希望能減輕鼻子和支氣管過敏症狀,這些就診費用比貫子一整學期的學費還高了,最重要的是孩子整個月都在吃抗生素、吃感冒藥的心疼,更是無處可訴。

抵抗力,真的是要考驗後才知道,這幾個月走了這一遭,除了證明他們的抵抗力仍待加強,我對自己長久以來所堅持給孩子的健康食材、飲食習慣,也產生了動搖,除了照顧生病的孩子所承受的精神苦悶、身心勞累之外,更糟的是一種無力和自我質疑的感覺,好像無論做任何努力,都抵擋不了病菌入侵的威脅,我真的累了。

我想,直到貫子上小學前,我都會打消讓他到幼稚園的念頭,看著之前帶著他們四處遊玩、參加課程的照片,相信我能夠再度將他們的生活安排得有聲有色,以前覺得帶兩個小孩到處走頗費體力時有怨言,現在才體會到,他們能健康地到處遊玩,就是我最大的快樂了。

 

 

 

 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mijukiyang 的頭像
mijukiyang

艾琳的小地盤

mijuki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9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