昨天,貫子第一次生氣地打了我一下。

事情的發生是因為一顆足球,昨天上午到運動公園遇到邦邦,他和他爸爸正在踢足球,貫子馬上加入行列,接著兩人又手牽手去玩溜滑梯,邦邦一直拿著足球,有時丟下溜滑梯玩,有時兩人輪流從樓梯上將球丟下去,對方去撿。

本來是一片詳和的畫面,突然貫子又哭了,因為邦邦這次球不給他,而且故意拿著球走得遠遠的,貫子在遠處生氣地大哭大叫,我沒有第一時間過去安撫,心頭只有一個念頭:怎麼又來了!最近對於他的哭,我的忍受度愈來愈低。

過一會兒他哭著走過來,我跟他說,球並不是他的,況且我們來公園是要玩溜滑梯,就別玩球了吧,這時的他根本聽不進去,硬是說他也要玩球,並叫我去車上拿給他,我不願意照做,他一聽到我不肯,竟很生氣地邊哭邊用雙手往我肚子拍了一下!

這個舉動真是前所未有,也立刻讓我原本處於忍耐的情緒瞬間破錶、怒火滿腔,衝動之下也打了他的屁股一下,怒斥:「怎麼可以打媽咪!」

其實在說這話的同時,我也跟他做了一樣的行為,事後想想,怎麼有立場義正嚴詞地指責他。

他愈哭愈激動還邊跺腳,我也暫時想冷靜一下,等他的哭聲減弱才上前安撫,並答應拿腳踏車讓他騎,他這才停止哭泣。

邦邦聽到貫子在喊請我拿腳踏車,馬上跟爸爸說他也要,並立刻將球奉上,但貫子回答:「我現在不想玩了!」他的成熟度的確在成長中,這種情形以前不曾出現,人家說什麼他都說好,現在也有不要的時候了。

邦邦看他不要,還是開口問:「腳踏車可不可以借我騎?」貫子停頓三秒,還是搖搖頭說:「因為你剛剛不借我。」這小子會小記仇了。

邦邦仍不死心,開始轉移方式向他示好,想拉著他玩搖搖馬,自己還先坐上去賣力地搖,對著站在原地的貫子喊:「貫子,我們來玩搖搖馬」,他還是搖頭,沒想到這個小記仇繼續維持著,邦邦還是很熱情地跑到溜滑梯底下說:「那我們來玩賣東西吧!」貫子遲疑了三秒,還是走過去玩了,一下子就眉開眼笑的,一會兒邦邦又開口問腳踏車可以可以輪流騎,他就點頭了!這個小記仇力道真弱,維持不到三分鐘。

命令他做事,他已經會大聲說「不要」,也不再那麼好說話,以往說一句就照辦,現在要多商量幾句他才肯,這個事件也提醒了我,該正視他的情緒與日益成熟的心智,光用權威壓制愈來愈行不通,也會換來他無止盡的哭泣。其實現在的貫子還好商量,只是要多用一點時間好好說,抱抱他、好言相勸,他大多還是願意聽從我們的要求,已經是個算好教的孩子,就再給他多一點時間吧!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mijukiyang 的頭像
mijukiyang

艾琳的小地盤

mijuki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